“户外小白”徒步川藏线 扬州两女孩79天走2000多公里

2019年01月 11日 10:3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文子、小崔和伙伴们在布达拉宫广场留影

文子在金沙江大桥上

穿越过川藏线的扬州人很多,但如何穿越才是关键!自驾,还是骑行?在扬州,有两个“女汉子”,花了79天,徒步穿越了这条艰难的户外线路。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个“小白”徒步川藏线

突围是扬州资深户外玩家,由他引见,昨天下午,记者见到了这两位传说中的“女汉子”之一:文子。皮肤净白,戴着眼镜,看上去娇小文弱,丝毫无法和一个曾徒步过川藏线的女汉子联系到一起。

不过,当文子找出她在布达拉宫前的照片时,记者终于信了那句话:徒步川藏线,“走前白富美,走完被毁容”。

“哈哈哈,走完之后,我比走之前不知黑了多少,当时真的是又黑又瘦,脸上的‘高原红’回来几个月之后才消掉。”

虽然徒步穿越川藏线很艰辛,但文子说,这段经历必将成为她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事实上,在这次穿越之前,文子没有任何户外徒步的经验,完全就是一个“小白”。

也许是户外运动装备专卖店客服的工作,让文子有了徒步川藏线的想法。“平时的客户大部分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经常会聊到他们的经历,听多了,就很向往。”

去年6月,文子正在看一段关于徒步川藏线的游记,同事小崔问她在看什么,“我说想去徒步川藏线,结果她立刻说她也想去。”于是,两个“女汉子”一拍即合,作出了徒步川藏线的决定。

一次艰难困苦的挑战

生日夜竟然住进狗窝里

开始,文子和小崔并没准备纯徒步,但后来又遇到了三个志同道合的驴友,她们才决定这次要徒步穿越。

10月14日,文子、小崔和另外3名驴友从雅安出发,穿越川藏线之旅正式开始。对于从没玩过户外的文子和小崔来说,开始的路程是新鲜的,一路之上欢歌笑语。但是很快,文子和小崔就感受到了户外“小白”的悲催了。

“走了没几天,我的脚开始有水泡和血泡,非常疼。”文子说,为了护着脚底的泡,开始踮着脚走,结果很快脚踝也受伤了。“如果一开始,把水泡和血泡挑了,也就没事了,那样也许就不会伤到脚踝了。”脚踝的伤,是她这次徒步之旅的第一个大麻烦。

到了泸定,脚踝伤让文子已不适合继续徒步。于是去了医院,医生开了当地的藏药“黄金散”,要求每天敷药。在泸定歇了3天,脚踝伤势渐愈,文子重新上路。但是,到了新都桥后,脚踝开始发痒,第二天,就起了水泡。到医院一看,原来是“黄金散”过敏,水泡破了之后,还感染了。不得已,文子只能又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每天只能把裤脚撸起来,让伤口露出来晒太阳,医生说,这样会好得快点。”

而就在文子在新都桥养病时,小崔则经历了一个非同寻常的生日。原来,小崔和其他伙伴并没停下脚步,继续赶路。这一天,小崔和伙伴们走到了一座高海拔的山上,眼看天就黑了,有两个同行者先行坐车下山,小崔和另外一个同伴则留在了山上。虽然才10月下旬,但山上夜晚的气温已到了零下十几度,仅靠帐篷和睡袋睡在野外是非常危险的。好在小崔和同伴找到了一个兵站门口的小屋子,支起帐篷将就了一夜。第二天起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屋子是养狗的。从山上下来之后,小崔戏言:“我的生日住进了狗窝!”

一段十分难忘的经历

79天徒步2000多公里

文子说,开始时,大家都背着帐篷,准备野外宿营,但随着海拔越来越高,天气也越来越冷。有一天晚上,两名同伴没能及时从山上下来,在一个铁皮屋子里差点被冻死,于是“后面再也没人敢在野外睡帐篷了,都是带着睡袋投宿到藏民家里”。

除了寒冷的天气之外,每天还要和疲劳以及陡峭的山路作斗争。在翻越色季拉山那天,凌晨3点半出发,走着走着困了,差点掉沟里去。

每天大家走得都很累,而且山路也不好走。到了林芝之后,她们不得不加快行程,因为想在12月31日赶到拉萨跨年。于是,从刚开始每天二三十公里的行程,变成了每天四五十公里,“开始有些吃不消,但慢慢就习惯了。”

12月31日,终于要到拉萨了。这一天,大家起得格外早,天还没亮就出发。“每个人都很激动,特别是看到远处的布达拉宫时。”当天下午,她们终于到达了布达拉宫。

从10月14日自雅安出发,她们一共走了79天,徒步2000多公里,这其中的艰难困苦,难以言说。但此刻,她们的心中只有激动!

出发时,文子并没告诉父亲自己要徒步川藏线,直到行程过半时,才和父亲通了电话。原本以为父亲会责骂自己,但电话那头,父亲只是嘱托文子要注意安全。终于到了拉萨,文子和父亲通了视频,父亲一句“小乖乖,你终于到了”,文子已是泪流满面……记者傅春扬文/图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