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考级“进行时”“考级路”上别盲目飙速

2019年08月 15日 08:4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漫漫考级路,拳拳家长心。又是一年暑假,又是一年考级时。许多读中小学的孩子,甚至还有幼儿园小朋友,都在这个时节陆续走进考场。记者走访发现,各大考级点人头攒动。

主力

依然为小学生,越来越多的幼儿园小朋友也加入“战队”

“去年考的一级,今年考五级。”刘女士儿子是学小提琴的,这是她第二次带着儿子参加音乐考级。“我们来得还蛮早,但还是要排队,感觉一年比一年人多。”刘女士告诉记者,8点不到现场已经人头攒动,把儿子交给带队的老师,刘女士就到休息室去等候了。

谈及孩子的考级,刘女士感慨,真的是“漫漫考级路”。“去年试水了一次,感觉效果还可以,经过一年全家的奋战,今年准备冲刺五级。”刘女士说,这一年不仅孩子辛苦,她也跟着奋战,上课、练琴都是全程陪同,“下了班,饭都来不及吃,就送他去学琴,一周三节课,我拉不起来,就跟在后面学理论,回家再给他讲解。”刘女士说,每天放学回来,无论有没有课孩子都要练习一两个小时。

在候考室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多家长和刘女士有一样的感受。“孩子参加考试,我陪他每天复习两个小时,他还不乐意。”市民禹女士说。

在考级现场采访时,记者注意到,考级的主力军依然为小学生,但是越来越多的幼儿园小朋友也加入到考级战队。

市民赵先生的孩子9月份上小学,学习的是架子鼓,刚刚通过了架子鼓的八级考试,“架子鼓相比钢琴容易一些,明年准备带他冲刺十级,后年争取通过表演级,也就是十一级,“三年级以后,我就准备停掉乐器的兴趣班,要学作文、数学啥的。”

赶考

赶路

趁着年纪小,学科少,时间精力充沛赶进度

家住中海玺园的刘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学了半年琴,老师就建议可以尝试去参加考级,“老师说,孩子考出来会自信,能够让她更乐于学琴。”

不少家长反映,孩子学多久可以参加考级一般都是听取培训班老师的建议,也有人说孩子是由老师催促着去考级。

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个现象,不少孩子艺术考级都是跳着考。“去年考的是三级,今年考的是八级。”孔女士的孩子学的是架子鼓,本来想报六级,后来老师建议考八级。“六级和八级对乐理的要求是一样,都必须通过乐理二级,敲鼓他应该可以达到水平,最后两个星期我就陪他死磕乐理,勉强过关。”

为啥这么着急赶进度?孔女士坦言,现在年纪小,学科少,时间精力充沛就多赶赶进度,等到五年级之后文化学习要集中很多精力;同样,市民张先生在考级现场也说出了同样的想法。“一定要在五年级之前考到十级,五年级以后就是全力冲刺小升初。”张先生说。

上阵

多元

考级机构门派多,没有统一标准

走访中,记者发现,除了乐器考级受到家长青睐,但凡和艺术沾点边的都有考级,比如舞蹈、儿童画、书法、朗诵等。除此以外,一些体育类的培训也有考级,比如跆拳道等,换句话说,几乎所有的兴趣班都有人组织考级。

品种多、花样多,考级市场眼花缭乱。市民王女士的女儿从5岁就开始学舞蹈,但时间投入并不多,最多一周练一次,学了四年的她这个暑假在老师推荐下参加了舞蹈6级考试。“这个考级就像语数外的‘期末考试’,检验一下学习成果,也是对孩子的一个鼓励。”王女士说,学校有考试可以衡量水平,艺术水平只有靠考级来评价。

当然也有家长表示,考级为了升学。“现在高校自主招生有个高水平艺术团,有些名校就认可这些证书,如果文化成绩不理想,还可以走艺术这条路。”市民孔女士坦言,每年的比赛和考级的平台给了孩子们一个个绝佳的表现机会。“去年孩子考了个优秀,之后回家练琴就非常积极。”

应考

调查中,记者发现,艺术类考级“门派”很多,家长们几乎都是让培训班统一报名。相关部门透露,每年参加艺术考级的孩子都在增多,但因为考试种类繁多,考试机构分散,具体参考人数并未统计。

据透露,考级并不像资格证考试一样全国统一,比如音乐类的考级,主要由各个音乐协会组织,甚至音乐协会之间还有不同的派系。比如,“学院派”有中央音乐学院考级、上海音乐学院考级、中国音乐学院考级、星海音乐学院考级。“协会派”有中国音协考级等等。

除了比较老牌的考级单位,各地文化馆、艺术表演团体,甚至中国文联下属协会、有些地方的教育相关部门也纷纷加入进来分一杯羹。“现在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家具体组织、协调考试。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业内人士透露。

建议

循序渐进,不盲目跟风,不盲目跳级

“艺术考级其实就相当于年度考核,通过考场上的竞技,让学生了解自己这一阶段的学习情况,接受评委的点评并在以后的学习中改进,增强自身的艺术修养。”扬州市音乐学科带头人徐萌指出,艺术考级有其合理和值得推荐的地方,是对孩子一年来学习的肯定,因此,考级的孩子越来越多,家长的积极性越来越高,孩子考级范围也越来越广。


展现

徐萌指出,现在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涵盖面很广,除了音乐类的,还有书法、画画、跆拳道等等,各种各样的兴趣班都有艺术考级,种类越来越多,划分越来越细。徐萌举例说,以前音乐类考级,钢琴、古筝、小提琴等乐器的人数一直是比较多的,但是近年来其他乐器的考级人数也不断增加,比如架子鼓、吉他等等。无论是哪种类型的考级,徐萌强调,从艺术培养的规律看,还是应该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家长给孩子选择艺术培训、艺术考级时不能盲目跳级,一定要理性,“练好自己的技能、提高演奏水平,才是硬道理。”

另外,徐萌提醒,家长一定要根据孩子本身的意愿来选择,防止孩子产生抵触情绪,“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家长要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为孩子选择适当的艺术培训内容,家长不要盲目跟风,强迫孩子学习艺术,给年幼的孩子造成心理阴影。”

田文荟撰稿

扩展阅读

前不久,教育部官网发布消息称,该部印发《中小学生艺术素质测评办法》《中小学校艺术教育工作自评办法》《中小学校艺术教育发展年度报告办法》等三个文件,明确社会艺术考级、艺术竞赛的等级名次证书等不能直接作为艺术特长测评的依据。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负责人明确表示,关于“校外学习”,依据《测评办法》的文件界定,一不包括学生接受的家庭艺术教育,二不包括学生参加的社会艺术培训机构或个体培训者所组织的艺术培训,而只是指学生“参与社区、乡村文化艺术活动,学习优秀的民族民间艺术,欣赏高雅的文艺演出和展览等”实践性、体验性学习。关于“艺术特长”,文件明确限定为“在学校现场测评中”展现出来的艺术特长,社会艺术考级、艺术竞赛的等级名次证书等不能直接作为艺术特长测评的依据。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