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名师会聚于此漫说扬州最厉害的书院你认为是哪一个?

2020年09月 10日 08:1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今天是教师节,在古代教育大格局中,书院(学宫)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历史上的扬州书院文化兴盛,涌现了梅花书院等一批知名的书院,全国名师会聚于此,从书院求学成名的学生更是数不胜数。首期“故视绘”,带你“漫”游扬州书院。



梅花书院

姚鼐

Hi!

我是姚鼐,梅花书院第一任山长。

我上任前,书院就有了,不过最早的名字叫甘泉行窝,源于明朝主考官湛若水来扬州的一次讲学。

从最早的梅花岭畔,复在东关街重建,后来定居广陵路,书院建筑至今保存完好,也是近五百岁的扬州“最牛学校”。

“与时俱进”这个富有时代感的用词,就是我的发明。书院创新开设了“孝廉堂”,举人们进京赶考前进行集中培训,接受名师指点,相当于现在的高考补习班。

书院培养出了4名状元,1809年送考有4人被选中,洪莹是从扬州考出去的最后一位状元。

1905年,安定、梅花、广陵三书院合并,书院教育退出历史舞台。如今这里是扬州书院博物馆,也欢迎粉丝们来打卡。

正谊书院

董仲舒

Hi!

我是来自西汉的董仲舒,你们可以叫我董爹爹。

我是“儒家思想”的代言人,后人将我与孔子、朱熹并称为“儒学三大家”。

我与扬州渊源颇深,曾辅佐江都王10年,倡导“正谊明道”,并将其作为自我修炼的最高境界。

后来,扬州人修了一座正谊书院,还为我建了一座董子祠,一代代后学在这里求学出仕。

时光穿越到2100多年后,当年的书院已成为汶河小学北柳巷校区,但“正谊明道”的育人思想,仍然绵延传承,我很是欣慰。

安定书院

王步青

Hi!

我是王步青,

安定书院山长。

1662年,书院在扬州旧城三元坊附近落户,后来举家迁到了东关街疏理道。

书院的取名,是为了纪念宋代杰出教育家、“安定先生”胡瑗。

当年康熙皇帝南巡,为我院题赐“经术造士”,这也是我们书院的办学宗旨。

来我们书院主讲的老师,个个都是品学兼优的大家,如博览群书的学者杭世骏,“江左三大家”中的赵翼、蒋士铨,著名骈文家吴鼒,还有与梅花书院交流的名师,如金兆燕、顾惇量、夏宾、李保泰、范鉴、王嵩伯等。

在书院求学后成名的有“常州三杰”之一洪亮吉;被袁枚誉为“天下奇才”的孙星衍;训诂大家段玉裁、段玉成兄弟,时称“二段”;著《杜学指南》的杨伦等。

宝应学宫

王式丹

Hi!

我是王式丹,宝应学宫毕业的学霸。

我的“母校”始建于南宋嘉定年间,历代都有重修,现存主要建筑有迎秀门、状元桥、泮池、棂星门、文昌祠、尊经阁、鼎甲坊等。也是扬州地区现存的唯一一座文庙。

明永乐十九年,我的学哥高昭成为宝应历史上第一位进士。在明清两朝,宝应共考中进士54人,举人202人,贡生502人。

最值得说的是,我考上了状元,季愈中了榜眼、朱士彦摘得探花,一县三鼎甲俱全,学宫为此专门建了鼎甲坊。

再说说从这里走出去的数百位学兄学弟,如仲本、朱应登、乔可聘、朱士彦、刘台拱、王懋竑、成肇麟等,后来无一不是成绩非凡。

致用书院

章希瑗

Hi!

我是章希瑗,致用书院创办人。

1897年,我在高邮知州任上时,创办了珠湖致用书院。书院取名“致用”,取自《周易》“备物致用以利天下”之句。“学以致用”在这里得到发扬。

有别于传统的书院教学,致用书院在当时开风气之先,主要教授的课程是数学与英文。在师资队伍建设上,我们从上海挖来了数学家龚子英,他的数学家深入浅出,颇受学生喜爱。

在书院向新式学堂过渡时,我们在书院内设学堂,也是全国范围创办较早的官办小学之一。现存“高邮致用学堂碑”就是最好的注脚。

123年过去了,如今这里是江苏省高邮第一实验小学,薪火相传,人才辈出。

乐仪书院

沈廷芳

Hi!

我是沈廷芳。沈阳的沈,沈廷芳的廷芳。

1768年,我的学生、仪征知县卫晞骏在涉园废址上创建乐仪书院,盛情邀请我做了首任掌院。

书院的名字源自《诗经·小雅·菁莪》“既见君子,乐且有仪”之句。

书院也是名师会聚,除了我之外,史学家赵翼、国子监祭酒吴锡麟、著名学者王芑孙、状元朱昌颐、榜眼吴清鹏等担任山长。脍炙人口的诗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就是我的继任者赵翼写的。

我们还延请了文化名流蒋宗海、秦恩复、沈岐等来书院主讲。“诵读经史百家”的汪中等受业于此。

乐仪书院鼎盛时期学额240名,也有了后来“占籍仪征”之说。

撰稿 慕相中 漫画 沈江江 制图 冯富宽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